过去五年俞敏洪盛希泰这对投资双子星做对了什么?

2019-11-27 12:10

  出品 创业最前线G的普及,移动端的应用场景越来越丰富,电商的战火蔓延移动端,同时O2O模式迅速崛起。

  同年,阿里巴巴正式赴美上市,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一笔IPO。跨国巨头MSN告别中国,摩托罗拉以29亿美元低价“贱卖”联想。

  彼时,中国互联网势力开始登陆世界舞台,移动互联网的盛宴才刚刚开始。而以智能设计、智能制造、智能运营、智能管理、智能决策和智能产品为主要特征的智能工业,也开始了蓬勃发展。人工智能与大数据创业公司也纷纷涌现。

  新经济开始成为中国经济的主角,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国内双创潮起。

  2012年前后国内掀起的“资本热潮”,到2019年刚好7年,国内盛行的“5+2”型基金,终于到了退出与收获时刻。现在让人尴尬的是多数投资机构都面临着退出压力,项目退出普遍困难。

  “投什么?怎么投?怎么管?怎么退?要时刻有退出的意识。一定要把‘以退为投’的概念灌输到投资人的脑海中。”洪泰基金CFO朱珠曾在接受采访时称。

  洪泰的风控体系贯穿募投管退的所有环节,其风控中台会为每个项目制定“退出”红线。一旦某个项目的发展不符合增长逻辑或是市场预期,其风控模型就会自动提示与报警,必要时候启动退出流程。

  “不是等到了基金退出期才忙着退出,一旦投资,就要时时刻刻想着如何退。”朱珠认为,“这是对LP所负的基本责任”。

  “洪泰绝不是那种在电梯里跟项目谈半小时甚至5分钟,就决定要出击的投资机构。”朱珠表示,洪泰在投资时绝对不会乱开火,要将所有的子弹精准出击,“任何一个风口只会出现一两家最牛的公司,我们要抓住的是真正有前景的公司,而不是追寻风口。”

  “如果特别强调追逐所谓的明星项目,哪怕一单失败,可能都会导致这支基金的满盘皆输。所以我们要保证的是投资的稳健性。”洪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盛希泰做过十几年金融机构的一把手,对他来说稳健是个好习惯,得益于此洪泰一个大坑都没踩过,每年都会给LP分钱。平时与泰哥通电话,洪哥说的最多的就是:

  三年前智能驾驶概念被疯狂炒作,有合伙人跟泰哥推荐背景很牛的相关项目,但盛希泰摆事实、讲道理,就是不碰,后来那些疯狂项目基本扑街。

  但是洪泰也进入了很热门的人工智能领域,因为布局得早,受市场影响有限。比如三角兽,天使轮进去,当时一千万估值,现在已经接近3亿的安卓用户。一个项目就能把一支天使基金全赚回来。

  洪泰基金和其它天使投资人的最大不同就在于,俞敏洪与盛希泰在开始投资的时候,两人都已经是各自产业赤手可热的明星。俞敏洪曾经也是一个创业者。新东方从一无所有到赴美上市的经历,让其更深刻了解创业者的痛点与需求。

  俞敏洪也找到了最适合的合作伙伴。盛希泰对资本的思考非常深入,在其20年投行生涯中拥有逾百家公司IPO经验,并培养了中国资本市场顶尖的并购团队。转做投资后,投出中商惠民、鹍远基因、昆仑决、中智诚征信等多家独角兽和准独角兽公司。

  洪泰基金的布局已经覆盖了智能经济的各个领域,主要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智能制造(先进制造)、消费、医疗大健康、新文化五大领域,有187个被投项目,其中不乏易点租、KK馆、深之蓝、优客工场等行业独角兽和准独角兽。

  被投企业深之蓝在创业之初业务主要在海洋军事领域。2014年,创始人魏建仓报名参加团中央举办的第一届全国青年创业大赛,也正是在这个舞台上,他认识了刚刚创立洪泰基金的创始人盛希泰,他作为评委推荐了深之蓝。

  2017年4月,深之蓝获得由洪泰基金参与投资的1.1亿元A+轮融资,此后洪泰基金一直是其成长路上坚定的支持者。

  2018年元旦时,由深之蓝独家运营的“海翼”号深海滑翔机完成深海观测被写入新年贺词,由此开启了深之蓝的“开挂”模式,而彼时它仅仅成立满5年,过往三年营业收入保持2.5倍增长。

  除了在ToB的硬科技领域的收获,洪泰基金在共享设备领域投入与坚持,也正在结出累累硕果。

  经济新周期下,“轻资产化运营模式”是每一家企业的内生需求与核心痛点,这也正是易点租的企业价值出发点。从设备租赁、企业IT运维到固定资产管理系统、设备回收,易点租一站式满足企业IT基础设施方面需求。

  2015年5月,在易点租初创阶段,洪泰基金便慧眼识珠,对其进行600万元天使轮投资,并持续在B、C轮注资。

  目前易点租合作企业客户3万余家,市场占有率80%。因此业内也有一种说法,“易点租几乎等同于办公设备租赁这一赛道”。

  成立4年易点租已经完成6轮9亿元融资,其中多轮更是屡次刷新行业融资最高纪录。

  从设备共享租赁、汽车共享到充电宝共享,智能经济已经全方位改变传统供给和消费模式,其核心引擎是人工智能,在人工智能这种硬核科技领域,洪泰基金也已有布局。

  前不久,计算机视觉方向三大国际顶级会议之一的ICCV2019在韩国首尔召开,在ICCVLFR挑战赛上,澎思科技从微软亚洲研究院、中科院自动化所、京东、今日头条等如林高手中脱颖而出,斩获轻量级图像识别、大型图像识别和轻量级视频图像识别三项竞赛的成绩第一。

  这家视觉AIoT平台的人工智能公司动态人像数据库累计已超过100亿,各行业解决方案已经在全国50多个城市落地。

  “快”和“高举高打”,让澎思在业内迅速建立起了品牌声量,很多人对澎思的认知不像是一家只成立一年的公司。

  在人才争夺战上,引进技术研发革新和高精尖人才,在技术攻坚战上,优秀科学家的加盟与技术研发的大量投入,使澎思一年内获奖无数。

  在产品阵地战上,澎思科技也在创新场景应用上开始发力,推出面向安防场景的AI创新型产品——澎思无人驾驶巡逻车。

  “CEO干什么事——找人找钱找方向。”如何完成创始人从业务到企业家的转变,这对任何一位创始人来讲,都是一次撕裂般的质变。“这不是走出舒适区,是完全埋葬舒适区。”

  在马原看来,澎思科技与洪泰有一种类似“同窗”的感情。双方相互成就,相比其他投资机构在商言商的资源型投后服务相比,“洪泰最大的不同叫‘陪伴式成长’,这里面大家真的是坐在一个炕上、在一个屋檐下商量怎么办这件事情。当初扶持你走过最困难时期的人,感受会很不一样。”

  目前,洪泰已经在医工交叉领域以及航空产业链进行布局,致力于成为卓越的产业整合者和创新推动者,希望在未来的ToB领域,洪泰能是有行业影响力的机构。

  洪泰成立以来的这五年,宏观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在全球贸易动荡的背景下,世界经济增速持续放缓,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面临较大下行压力;从流动性充裕到“去杠杆”,私募基金不再是风光一时无二的资管骄子,“募资难”和“寒冬”成为行业关键词。

  但是危中有机,得益于新一轮实体经济转型升级机遇,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智能技术纷纷应用在工业、商业及服务业领域,带来产业的升级,中国的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带来了很多新的投资机会。

  创业公司以及投资机构都需要深刻理解,中国未来的经济和社会结构重新整合,带来的变化及其带来的产业机会,在这方面,洪泰的创始人以对资本市场和产业的深刻的理解,在,通过纵向打通上下游产业链,推动资源的重新配置与整合。

  相比传统经济形态而言,洪泰重点布局的智能经济具备更加强的跨界整合能力,并通过“智能+”模式,实现跨界、跨行业的融合发展,不断裂变出诸如智能制造、智慧医疗等新形态。

  虽然一直在跨界发展,洪泰的边界却非常清晰。前几年P2P很火,盛希泰做金融这么多年,洪泰却一个P2P都没投,为什么不投?这就是自律、常识。什么是伟大?不偷鸡摸狗,阳光下的利润、成就别人的同时顺便成就自己。

  投资是一项高度复杂的业务,任何投机都会可能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只有遵循基本常识、规律和方法论才能走得更远。坚持“守正”可以避免投资因为人为的原因而出现问题。过去,洪泰基于常识没有跟风投资智能驾驶、P2P、区块链等方向,事实证明都是正确的。

  投资与创新相辅相成,通过创新捕获产业机会。创新的实现离不开资本的支持,同时资本通过创新实现价值、获得回报。洪泰的成长历程就是不断推动创新,从创新中获益的过程。

  作为一个投资机构,洪泰要成就自己,必须先成就被投企业,只有先成就了被投企业,洪泰才能得到应得的,这是投资最伟大和奥妙之处。欲达己先达人,能够利他共赢的事业才是真正基业长青的事业。

  就像俞敏洪所说的:“我们要做的就是搭好舞台、布好背景、设计好路径,让你们、让更多的年轻人去发挥自己的才华和创造力,跳出最美的舞蹈来。”在洪泰基金的舞台上,创业者们正在跳出自己最好的舞姿。

      明升体育
返回顶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