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基金公司的集体焦虑

2019-12-23 11:52

  1月15日15点,阿里巴巴和天弘基金宣布余额宝规模超过2500亿元,一举超越盘踞基金行业首位7年之久的华夏基金,成为新的行业老大。在这样一个颇有纪念意义的晚上,腾讯微信理财通悄然上线,不过并无之前说好的四支基金,而仅剩华夏基金一家携手微信抢跑。在扑面而来的互联网金融的浪潮下,基金公司仿佛陷入了集体焦虑。不过,互联网金融大战果真如此焦灼?

  Industry observationIndustry observationIndustry observation

  虽然最近有关互联网金融的话题谈的很热,但到目前为止,互联网金融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普遍认可的定义。

  事实上,互联网金融并非创新品种。在美国出现并存在已有一些年头,但未成气候,而中国此前也有一些P2P网络借贷的模式,不过似乎和互联网精神的实质并不相干。

  纵观国内互联网和金融行业,前者在技术的推进下进步非凡,内部竞争激烈乃至惨烈,渴望新的利润增长点;后者在坚不可摧的封闭式保护下,改革步伐缓慢,并且永远一副高高在上的心态。近年来,民间财富积累迅速,多数人苦于并无好的投资渠道和方式,老百姓普遍渴望拥抱新“蓝海”。

  于是,在这一系列的因素铺垫融合下,触发了互联网金融的爆发式井喷。在余额宝之后,各种五花八门的“宝”纷纷上线,在岁末年初之时,互联网公司和基金公司联手上演了一场推新产品大战。

  余额宝的横空出世给草根阶级刮起了一阵强劲的理财风,要知道,以往的理财产品大多5万起存,让不少人望而却步,而互联网金融号称“1元起存,零手续费”,因此能够聚集大量闲散资金,推高收益率。于是,基金公司集体焦虑了,他们的财源正在显著地流失。

  还让基金公司焦虑的是,阿里巴巴几乎只做了一件事:营销。余额宝号称“会赚钱的钱包”,在制造一种“无风险”的状态,让基金行业此前辛苦建立的“买基金有风险”的行业教育荡然无存,一旦接受了余额宝的概念,普通基金公司的产品还卖得出去吗?

  也可能是此前的教育太多,基金公司一些“你不理财、财不理你”、“让止盈跟止损成为一种习惯”的口号太过冗余,让投资者慎重、害怕,反而捏紧了口袋里的钱。

  基金公司教会了投资者各种复杂的概念,主要是为了让他们跟着自己的游戏规则玩,没有真正从投资者的需求出发,让投资者成为想成为的人。

  这也就不难理解当有这样一款没有复杂概念、只有简单操作,每天只告诉投资者赚了多少元的“神器”出现时,基金公司会是多么地落寞。

  不过,整个行业也不必太过妄自菲薄,因为类余额宝们光鲜亮丽的成绩背后也有难言之隐,正在经历“成长的痛”。

  此前不久,余额宝开始限制用户转入支付宝资金的额度,单日单笔不超过5万,单月不超过20万,而此前转出至支付宝额度并无限制,这种变化或许体现了余额宝在垫资方面的困难。

  苏州大学商学院特聘教授董洁林博士认为,与现有行业体系相比,这个领域的创业者虽然也很弱小,但他们掌握了最新的互联网技术,具备现代金融知识,有超前的服务理念,可这些并不能确保他们能成为市场急需的金融服务的提供者,推动行业的进步。

  “非法集资罪仍然是他们头顶之上的达摩克利斯悬剑,随时会让这些企业死于襁褓之中,让相关企业家成为阶下囚。同时,这个新行业也混杂了一些不法之徒,试图操作互联网这个新概念,以达到诈骗的目的。”

  除了产品本身存在隐忧外,互联网金融在法律法规方面几乎是一片空白,这也是为什么大大小小的基金公司都纷纷出品类余额宝产品,但另一方面,良莠不齐的公司过多进入,无形中拉高了整个行业风险,也容易造成过度竞争。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研究员杨涛认为,传统金融机构没有必要妄自菲薄,或者非要去赶时髦搞电商平台或P2P网贷,或者夸大其词来继续寻求政府父爱,而是应积极稳妥地推进和修正已经实施的互联网技术创新策略。

  其次,杨涛认为,要透过互联网金融的表象,认清中国金融业面临的真正危机与挑战——可能与全球同步的下一个经济衰退周期;准备适应市场化和国际化带来的竞争加剧;面对金融消费者主权时代的来临,更强调客户导向,而非神坛之上的“供给创造需求”;新的产融结合时代,金融与非金融部门的边界进一步模糊,创新型合作模式不断出现等。

  金融业毕竟具有高风险特征,不是大妈们都能买的白菜,基金公司与其傍上互联网公司匆忙发售已经同质化的各种“宝”,不如好好想想如何利用好新技术,开发出更高效的产品和服务,做到差异化、创新化,真正推动中国金融业的改善。

  以创新余额宝销售取胜的天弘增利宝基金规模超过2500亿元,天弘一举成为国内管理规模最大的基金公司。天弘基金管理公司公布,天弘增利宝基金规模已超过2500亿元,客户数超过4900万户。根据Wind数据,天弘增利宝基金规模已经超过2013年末国内最大基金公司华夏基金的管理规模,天弘成为国内管理规模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长城证券基金分析师阎红说,基金行业的创新,唯有从投资者利益出发,为投资者服务,才能最终获得投资者认同。

      明升体育
返回顶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