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资本市场改革和对外开放 2019年中国金融年度论坛暨金融市场峰会举办

2019-12-05 07:17

  2019年已接近尾声。从全球来看,世界经济目前呈现同步放缓,低增长成为常态,不确定性没有消除。在即将到来的2020年,面对全球贸易的新特点,全球市场将会面对哪些新的风险与挑战?中国经济和全球经济又将面对怎样的前景?新的一年里如何做好资产配置?近日在北京召开的“2019年中国金融年度论坛暨金融市场峰会”上,与会嘉宾就这一问题进行了深度探讨。

  中国证监会原副主席、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理事长屠光绍表示,从全球来看,近几年,全球跨境投资中资本流动是下降的。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全球投资连续3年下降,而投资的减少也影响了经济的增长。尤其在中美贸易摩擦的大背景下,全球经济活动不确定性进一步加深,企业的经济活动也会进一步受到影响和压制。

  对于当前在全世界出现的逆全球化浪潮,屠光绍认为,经济全球化造成了各国利益的失衡,也在一些国家内部造成了阶层的分化、贫富分化加剧和民粹主义抬头。很多应该通过国内结构性改革来解决的矛盾,因为其解决难度太大,导致一些政治家、政客将矛盾外化,从而造成一些国家的政策、行为发生了扭曲和改变,激发了大家对逆全球化的反思乃至反感。

  屠光绍认为,中国应该继续坚持全球化方向,抓住区域化的机遇,重视双边化,参与各个区域的贸易投资经济协定合作,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才能实现多边和协作共赢。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驻中国首席代表阿尔弗雷德(Alfred Schipke)表示,中国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银行和世界上第二大资本市场,中国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其中,无论是股本市场还是债券市场都还比较孤立,只有一小部分外国金融机构的投资参与。目前,中国监管层正在推行金融对外开放的措施,以期进一步引进外国投资者参与。

  对于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阿尔弗雷德认为,当前中国企业发展有70%来自于银行借贷,而相对于欧美国家,企业在快速发展的时候会更多依靠资本市场的资金支持。他表示,近些年中国经济增长大部分归功于大基数。但在未来,中国资本市场需要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过程中,外国的金融投资者正越来越多的参与到中国本土的金融市场当中。

  中国的经济结构、资本市场需要深化改革已成为共识。今年以来,科创板落地、新三板、创业板加快改革步伐,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逐渐加大。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张雪春表示,目前部分中小银行存在的问题,导致整个市场对所有中小银行都收取了一定的风险溢价。为此,需要改变当前金融市场以银行资金为主导的同质化格局,加快建立多层次的股权和债券市场,尤其是适应高风险投资者的股权和债券市场。同时,监管部门应该加强对中小银行的信息披露,让市场能够区分出高质量的中小银行。央行与监管部门还需统筹货币政策与监管政策,增强这部分银行服务中小企业的能力。

  中国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刘锋表示,当前,我国总体经济结构还存在诸多问题,比如金融基础设施对实体经济的服务模式还没有变化过来以及资本市场在整个融资体系里所占的比重较低。此外,大量银行以及影子银行形成的债务,也需要通过资本市场来消化,但在短时间内很难完成。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李扬强调,走出困境还是要改革。李扬认为,中国现在面对的不是短期问题,而是一个中长期的问题。中长期问题必须在实体层面解决,十九届四中全会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写进了决定之中。他说,要加速推进企业改革,把企业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上,放在“聚光灯”下,放在“台中央”。以创新为本,全面提升产业水平。必须在全社会营造能够鼓励创新、支持创新的氛围和制度体系。发挥投资的作用,进一步加大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协调配合。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由于美国对我国不断加强高新技术的管制,反过来激发了国内企业技术创新的热情。但这种创新不能关起门来搞,一定要充分利用全球资源,包括全球的智力资源,要以企业、企业家为主体,以市场化的机制为主体,吸引全球优秀的科学家帮助我们实现突破。此外,资本市场开放背后的基础需要有更加市场化、更加灵活的汇率制度。

  随着我国经济转型发展,投资的赛道也在发生转变。有业内人士表示,2020年,我国投资市场还可能维持低位。一方面加杠杆的空间越来越少,导致投资能力逐步降低;另一方面传统产业、市场供大于求的环境,导致传统产业投资力度在不断收缩。新兴产业投资力度将会加大,但是新兴产业投融资机制和环境需要进一步完善。

  华夏基金数量投资部总监徐猛表示,自A股被纳入MSCI后,国际化进程在加速,这会带来两个比较大的影响,一是带来巨量的增量资金,二是带来了配置龙头企业的投资理念。他表示,目前A股市场的估值体系正在发生变化,未来应该建立新的投资逻辑和估值体系,要配置盈利能力强、竞争力强的公司,未来投资主要关注企业盈利、竞争力,A股市场投资风格还会偏向蓝筹股或者大盘股。

  如何寻找“伟大的企业”?在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看来,“伟大的企业在所有行业里都会出现”,因为传统的周期性行业里80%企业未来都会被淘汰掉,留下来的20%企业就是伟大的企业,它在远超同行的同时也会受到投资者的青睐。

  “任何一个热潮过去之后还能维持高成长的企业,那些企业才有可能成为伟大的企业。”潘向东说,投资者更关注的应该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管理水平以及企业家的情况,而不再是关注这一行业本身的热点。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杨宇霆认为,数据才是产生将来经济价值最大的资源。中国经济在数据里可能有很大的流量,但支持数据的行业一家都没有,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国融基金总经理李宇龙表示,对所有机构投资者而言,资产配置是最重要的;战略资产配置从较长期的投资区间角度看,中国资本市场,包括股票市场、债券市场,未来市场周期应该具有竞争优势;战略资产配置从短期的投资区间看,对中国资本市场不应该过度悲观,相对保持中性偏谨慎乐观。

      明升体育
返回顶部 网站地图